远立公司诉三建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民事     |      2019年04月13日

远立公司诉三建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一审败诉,二审改判,为当事人挽回损失近百万元。


根据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8)渝05民终6251号判决改写,略有删节。

上诉人(原审原告):重庆远立新型建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丞欣,综合部部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承康,重庆金牧锦扬(万州)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建工第三建设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杨帆,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家林,系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海川,系该公司员工。

上诉人重庆远立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立建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重庆建工第三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建工三建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2018)渝0103民初239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远立建材公司上诉请求:撤销(2018)渝0103民初2392号民事判决并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全部诉讼请求,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主要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柳井田、徐昌国等人以被上诉人的名义签订合同、对账、收取发票及要求上诉人划款到柳井田名下的行为属于履行职务的行为,其后果应当由被上诉人承担。柳井田等人代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约,在现场实际负责管理,代表被上诉人通过私人账户向其他客户付款等,均属于重大行为,上诉人有理由相信柳井田等人的行为足以代表被上诉人。

建工三建公司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柳井田仅仅是合同的签约代表,不是项目的负责人,无权代表公司对外收取款项。

远立建材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决:建工三建公司支付远立建材公司货款921010.8元及资金占用利息(以921010.8元为基数,从2016年8月23日开始至付清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上浮50%计算)。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4月17日,远立建材公司(供方,乙方)与建工三建公司(需方,甲方)签订《重庆市建设工程商品混凝土供销合同》。其中,建工三建公司签约代表为“柳井田”。双方约定,供方向需方提供混凝土,工程名称万州鸡公岭小学天星校区,施工单位建工三建公司,工程浇筑用量27879立方米。合同总价款约为10092674元。具体价款以实际用量结算为准。混凝土供应时间:2016年3月29日至商砼供应完毕止。关于订货与供货,双方约定,甲方应在浇筑混凝土的48小时前,以书面、传真或电话通知方式提交。甲方确定专人现场签收乙方送到施工工地的商品混凝土,并以甲方签收代表签收的送货单计量为准。甲方签收人:牟军。如甲方签收人发生变化,应提前三天通知乙方,如未通知,其他人签收的送货单甲方必须认可。关于结算方式与付款方法,第六条约定,1、结算依据以甲方签收的乙方提供的送货单作为结算依据。乙方出具供货结算表,双方对账签字确认供货量及货款金额。2、付款采取:按月结算,每月25日前双方对账签字确认供货量及货款金额,次月20日前付清上月货款的70%,余30%货款在项目封顶验收合格6个月内全额支付。甲方应以银行转账的方式向乙方支付货款。关于违约责任及处理,双方约定,甲方不按合同履行各项义务,不按合同支付货款,以及发生其他使合同无法履行的行为,乙方有权暂停供货,且甲方承担违约责任。乙方应在甲方付款前提供足额有效发票,否则甲方有权拒绝付款。双方还就争议解决方式等内容进行了约定。

合同签订后,远立建材公司向建工三建公司供应了货物。2017年1月14日,柳井田与远立建材公司就供货、付款进行对账,并形成对账函。对账函载明:“首先感谢贵公司对我公司的支持,与重庆远立新型建材有限公司签订销售合同,针对如下合同,我公司正对应收账款余款进行核对,以下有关数据出自我公司财务部,如与贵公司记录相符,请在‘数据证明无误’处签字、盖章以示证明;如不相符,请在‘数据不符’处列出不符金额及付款时间,并签字、盖章以示确认。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我公司与贵公司往来账款明细如下:收货/付款日期2016.3.29-2016.4.20,发货总金额1172490元,应收余额1172490元;2016.4.19,开票金额1172490元,2016-5-18,付款金额864603.4元,应收余额307886.6元……上述明细表显示,远立建材公司供货情况如下:2016年3月29日至2016年4月20日供货1172490元,2016年4月21日至2016年5月20日供货831826元,2016年5月21日至2016年6月20日供货839916元,累计供货2844232元;建工三建公司付款情况如下:2016年5月18日付款864603.4元,2016年6月14日付款20200元,2016年7月1日付款100000元,2016年7月3日付款327687.8元,2016年7月6日付款154555.1元,2016年8月19日付款17478元,2016年8月23日付款482522元。另外在2016年7月1日退款43825.2元,累计支付货款1923221.2元,尚欠货款921010.8元。柳井田与徐昌国在对账函“数据相符”处签名。远立建材公司在对账函下方加盖财务专用章。

一审另查明,自2016年5月3日起至2016年8月22日,建工三建公司累计支付远立建材公司货款3246811.2元。远立建材公司在2016年5月至2016年7月期间分多笔转账支付柳井田如下款项:2016年5月10日支付140564.78元,2016年5月11日分别支付400000元、390562元、300000元,2016年7月2日支付42159.86元,共计支付1273286.64元。

建工三建公司陈述,柳井田也不是项目负责人,项目经理是林少青,柳井田作为合同签字代表,建工三建公司实际超额支付了本案货款。

一审审理中,远立建材公司为证明向柳井田支付的款项应当从已付款中扣除,向法庭举示了收据两份、划款情况说明一份。其中,编号为00249322的收据载明:“今收到重庆远立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交来现金,大写:壹佰贰拾柒万玖仟柒佰陆拾肆元柒角捌分,1279764.78元”。收据核准处签名为“柳井田”,会计处签名“徐昌国”,编号为0012531的收据载明:“交款单位:鸡公岭小学项目部,收款方式:银行转账,人民币肆万捌仟陆佰叁拾捌元,48638元。”,划款情况说明载明:兹有鸡公岭小学天星分校项目部从重庆市远立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划款金额1279964.78元,大写:壹佰贰拾柒万玖仟玖佰陆拾肆元柒角捌分,其中扣除税金48638元,实际应划款金额:1231326.78元,请将此款划到如下账号:柳井田,哈尔滨银行账号:哈尔滨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XX支行,6217XXX8048。划款情况说明右下方证明人处签字为“彭鑫”、“胡正茂”,2016年5月9日。左下方批注“实际到账1279764.78”。

一审审理中,建工三建公司确认,本案所涉项目管理人员向建工三建公司交付了远立建材公司开具的发票,发票金额共计4167822元,但并不代表远立建材公司向建工三建公司供应了该金额的货物。关于超额支付货款问题,建工三建公司陈述,在供货时,远立建材公司没有提供供货单、结算单等资料,而是提交了400余万元的发票,导致建工三建公司多付了货款。

一审法院认为,远立建材公司与建工三建公司签订的《重庆市建设工程商品混凝土供销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依法成立,合法有效,各方均应按约履行。本案争议焦点为:建工三建公司的已付款应否扣除远立建材公司支付柳井田的款项。首先,从供销合同看,柳井田仅系建工三建公司的合同签字代表人,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并未对柳井田具有的权限作出明确约定。审理查明,远立建材公司向柳井田转账支付达127万余元,金额巨大,柳井田若代表建工三建公司收取上述款项,应当具有明确的授权,或者远立建材公司有理由相信其具有该等权限,但现有证据仅证明柳井田系合同的签字代表人,不能从该身份推定其具有处理上述款项的权利。其次,远立建材公司诉称柳井田系项目实际负责人,并挂靠建工三建公司,该陈述没有相应证据证明,建工三建公司也明确予以否认。柳井田即使系项目负责人,也不能据此认定其能够代表建工三建公司收款。第三,远立建材公司诉称127万余元系过账款,并举示了业务回单、案外人出具的收据、划款情况说明等证据,但所有证据均未载明款项系用于建工三建公司过账,且建工三建公司也未在上述证据中作出任何意思表示,其主张的过账事实不能成立。第四,柳井田作为合同签字代表人,在双方未就明确约定对账结算人时,远立建材公司确有理由相信柳井田能够代表建工三建公司与其办理结算。但如前所述,远立建材公司并未证明柳井田可代表建工三建公司指示远立建材公司付款,现建工三建公司举示的付款证据能够证明对账函存在错误,则不能以对账函作为认定双方欠款的依据。对于远立建材公司诉称,开票金额与付款金额差额921011.4元,同对账函上欠款金额921010.8元基本一致,能够证明建工三建公司尚欠对账函上所载货款金额,对此一审法院认为,按照合同约定,货款按月结算,每月25日前对账签字确认供货量及货款金额。开具增值税发票系远立建材公司的单方行为,双方并未约定增值税发票作为结算货款的依据,故不能依据增值税发票确定欠款金额。据此,远立建材公司的请求不能成立,一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驳回远立建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3010元,减半收取6505元,由远立建材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查明,针对远立建材公司一审举示的(2017)渝0103民初7641号民事判决书,该案建工三建公司上诉后,本院已于2018年6月22日作出(2018)渝05民终1969号民事判决,驳回建工三建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2017)渝0103民初7641号判决书第9页载明“被告财务人员在原告提供的增值税普通发票处注明“已审:徐昌国”,被告公司项目部工作人员柳井田亦签字确认,则应视为对原告提供发票的认可”。(2017)渝0103民初7641号案系建工三建公司因承建本案所涉万州鸡公岭小学天星校区工程项目与另一供应商发生的买卖合同纠纷。

另,二审中,建工三建公司陈述认可对账函中载明的供货金额为实际供货金额2844232元,认为已经支付的货款金额为3246811.2元,认为其多付款是根据发票金额付款导致。建工三建公司另陈述除了本案中的对账函,双方未形成其他书面对账。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主要焦点是远立建材公司要求建工三建公司给付欠款的请求能否成立。针对前述争议焦点,本院评判如下:

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本案中,远立建材公司请求建工三建公司支付欠付货款921010.8元及逾期付款利息,远立建材公司为支持其请求一审举示混凝土供销合同、对账函、律师函、照片、发票、收据、银行业务回单、邮政快递单及批条、付款业务回单、民事判决书等证据,其中,混凝土供销合同中柳井田作为签约代表签字,对账函中有柳井田、徐昌国两人签字确认,对账函中载明欠款金额为921010.8元,另案已发生法律效力民事判决书中亦认定徐昌国为建工三建公司财务人员,柳井田为项目部工作人员。本院认为,结合远立建材公司举示的全部证据,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能够证明双方存在混凝土买卖关系及建工三建公司尚欠921010.8元货款的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的可能性。

其次,双方在混凝土供销合同中约定剩余30%货款在项目封顶验收后6个月内支付。根据对账函载明内容,远立建材公司最后一次供货时间为2016年6月20日。一审查明建工三建公司自2016年5月3日至2016年8月22日止向远立建材公司共计支付款项3246811.2元,若上述款项均为支付的混凝土货款,则远远超过供货总金额,严重违背日常生活经验,并且亦与双方约定的付款时间不符。

再次,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柳井田、徐昌国不仅在本案中代表建工三建公司与供货商签订合同、签署对账函,接收发票,在涉及同一工程项目的其他买卖交易中亦代表建工三建公司履行相关职务行为。同时柳井田在本案买卖合同中作为建工三建公司的签约代表,买卖合同亦未对柳井田的权限进行明确限制,在双方未形成其他书面对账的情形下,柳井田代表建工三建公司与远立建材公司形成的对账函应对建工三建公司具有约束力,并且该对账函亦有财务人员徐昌国的签字确认。结合建工三建公司亦对对账函中载明的部分金额予以认可,本院认定柳井田、徐昌国代表建工三建公司与远立建材公司形成的对账函系双方买卖交易的真实对账,远立建材公司依据该对账函请求建工三建公司支付尚欠货款理由正当,本院予以支持。

最后,虽然根据查明的事实,建工三建公司向远立建材公司支付款项3246811.2元,超过实际供货金额,但上述款项支付的时间均在对账函形成之前。双方在对账函中均认可实际支付货款金额为1923221.2元,故可印证建工三建公司所称的3246811.2元均为货款的主张不能成立。因柳井田系建工三建公司项目部工作人员,其所收款项,可由双方另行解决。

基于上述分析,本院结合全案事实,综合认定建工三建公司应承担向远立建材公司给付921010.8元货款的责任。至于远立建材公司主张从2016年8月23日起按同期贷款利率上浮50%计算的逾期利息,本院认为,双方并未在对账函中明确约定付款期限,本院酌情从一审起诉之日即2018年1月15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上浮50%计算逾期利息,对于其余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根据二审新的证据,远立建材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一审判决应予调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2018)渝0103民初2392号民事判决;

二、重庆建工第三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重庆远立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尚欠货款921010.8元及逾期利息(逾期利息以尚欠货款为基数,自2018年1月15日起至付清之日至,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上浮50%计算);

三、驳回重庆远立新型建材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诉讼费6505元,由重庆远立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负担505元,重庆建工第三建设有限责任公司负担60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3010元,由重庆远立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负担1010元,重庆建工第三建设有限责任公司负担120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二十日

判决后经远立公司申请,法院已经强制执行,案款全部执行到位。